实体店倒下旅游收入锐减七成,大理只有远方没有诗

2020-05-30 14:27:19 围观 : 171次 来源 : www.luturen.com 作者 : 旅途人

情怀在现实面前总是不堪一击

古城里到处可见的铺面转让广告。图/豆子

打折、甩卖、转租。

随着五一小长假的来临,本应人潮汹涌的大理古城,门前冷落车马稀。

几天前,意识到古城正在上演新一轮关停潮的自媒体人豆子,特意去四条主要街道走了一圈。他数了数,洋人街、复兴路、人民路、叶榆路,开门的店面不足三分之一,贴出清仓甩卖、低价转租广告的店面,则有110多家。

主街道上,每走几步,就能看到闭店转让的广告,豆子拍下照片发在微信公号上,长长的一串,他发出感慨:“大理古城的实体店正在倒下。”

这座小城数年前因宁浩的电影《心花路放》而闻名全国,无数文艺青年如郝云歌中所唱,一路向西去大理。

但情怀在现实面前总是不堪一击。2017年,大理洱海曾进行环境整治,环海的一批客栈民宿被拆。如今,因疫情影响,新一轮涉及面更广的关停潮正在大理上演。

开店、关店都是亏

今年1月25日,大理古城景区暂停对外开放,各店铺纷纷闭店。3月10日,古城重新开放,但客流稀少,重新营业的店面也不多。

不少转租广告从春节贴到现在,不乏询价者,却迟迟没有人下手。

徐女士的民族服饰店铺在洋人街,与许多外乡人不同,她是本地人,原先住在附近的村庄里,靠着在古城做生意赚钱,在这里买了住房和店铺。近几年,生意一年不如一年。春节前,她已想好要将店面租出去,并挂出招租广告。疫情来了,古城的店铺全部关门,招租也没了下文。

与她有同样境遇的,还有在大理定居了三十多年的温州人黄先生。他名下的店面在复兴路中段,位置也不错。他打听了一下,隔壁的店面有15平米,一年租金30万。他打出的价格是70多平米、40万。即便如此,自年初挂出招租广告,还是没等来承租人。

黄先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自己也能理解经营者们。在他看来,当前的景况下,开店、关店,都是一个亏字。关店,但每个月都要交房租;开店,当前游人稀少,很有可能赚不回房租,还要倒贴店员工资。

图/豆子

大理的游客相较往年,有大幅度的减少。根据官方发布的数字,2020年的头三个月,大理州共接待海内外旅游者442.4万人次。这其中,有359.65万人是疫情前的1月份接待的。而在疫情逐步好转、大理开门迎客之后的三月,大理州共接待了74万人。三个月的接待总人数同比减少69.83%,完成年度计划数的7.87%。

这种情况下,转租店面成了许多人的选择。面向大理、丽江、香格里拉的客栈联盟有9000余个会员单位,联盟有一个交易中心,提供民宿转让服务。客栈联盟负责人贺双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去年1月到4月,交易中心收到了74个有效转让信息,今年同期则收到了180个。

旅游业的不振给大理经济带来了极大影响。根据官方数字,大理州前三个月的旅游业总收入为80.7亿元,同比减少69.55%。

王女士过去生活在北京,十余年前,举家搬迁到大理。辗转涉猎了各行业后,她投资了400多万,在大理做二房东,专门从房东手上租院子,整饬装修后,再出租给民宿的经营者们。她的手上有三个院子,往年,投资回报率是很高的,每年大约能赚100多万。而从年初至今,承租者们全部违约,不再经营,至今也没有找到下家,她已赔了60多万。

自媒体人豆子在大理经营公众号,给当地民宿拍照片、写推广。疫情之下,因旅游业的整体崩塌,他从年初至今,只赚了5000多块钱。

当前的大理古城,游客稀少。图/豆子

大理的旅游业会好吗?

五一来了,大理的旅游业会好吗?

客栈联盟负责人贺双全用了两句话来回答:“特别不乐观,非常不好。”根据客栈联盟截至当前从会员单位获取的数字来看,五一的订单并未出现增长,与四月基本持平。

五一对往年的大理来说,可谓年度旺季。洱海的环海路、进大理的高速路都会堵车,更遑论特色民宿和客栈,几乎爆满。

贺双全在苍山经营着一家850平米、有27间房的客栈,淡季的房间价格在600元上下,旺季价格则会接近1000元。往年的五一,客栈房间全满,但如今只有20%左右的订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