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桥间之城的没落与繁荣——斯德哥尔摩

2019-10-12 13:37:55 围观 : 81次 来源 : 未知 作者 : 旅途人

  斯德哥尔摩在最后做方案的时分,并没有呈现在此次行程的名单上。

  但北京——挪威没有中转航班,那既然要周转,还不如选一个可以玩耍的直达城市,最终选择了斯德哥尔摩。

  9小时的飞行并没有想象中疲惫,下午四点的城市曾经是乌黑的样子,但仍然影响不了满城市的圣诞滋味。

  说是桥间之城,是由于老城和新城经过一座桥相连,见证着这座城市从古至今的衰败与昌盛。

  骑士岛教堂:

  骑士岛教堂是斯德哥尔摩最陈旧的修建之一,也是瑞典君主的葬礼教堂。1835年7月28日被闪电击毁,目前是铸铁尖顶代之。

  教堂墙上有撒拉弗骑士团的会徽。听说当该团骑士死去时,他的徽章就悬挂在这座教堂,葬礼举行时,教堂钟声将会从12:00到13:00不时响起。

  从古斯塔夫二世·阿道夫(卒于1632年)到古斯塔夫五世(卒于1950年)的瑞典君主都掩埋在这里。

  斯德哥尔摩市政厅:

  建于1911年,历时12年才完成,是瑞典修建中最重要的作品。修建两边临水,与沿水面展开的裙房构成激烈的比照,整个修建犹如一艘飞行中的大船,雄伟绚丽。设计新颖的红砖砌筑的修建物,8800万块红砖砌成的外墙,在上下参差、真假相谐中坚持着北欧传统古典修建的诗情画意。市政厅的右侧是一座高106米,带有3个镀金皇冠的尖塔,代表瑞典、丹麦、挪威三国人民的协作完成。

  斯德哥尔摩老城:

  又被称为“桥间之城”(Stadenmellanbroarna),是瑞典斯德哥尔摩的一个陈旧城镇。城内有中世纪小巷、圆石街道和古式修建,深受北日耳曼式作风影响。19世纪中至20世纪中,老城不断被视为贫民窟,很多历史修建都日久失修;第二次世界大战后,5条小巷的房屋被清拆,以扩建国会大楼。但是,1980年代起,老城也因其修建作风而吸引游客,其修建物的价值才获一定。

  斯德哥尔摩大教堂:

  斯德哥尔摩大教堂斯德哥尔摩老城最陈旧的教堂,是瑞典砖砌哥特式修建的重要例证。它毗连斯德哥尔摩王宫,是通往王宫的次要通道王宫斜坡(Slottsbacken)的西部顶点。教堂南面的斯德哥尔摩证券买卖所大楼面对大广场(Stortorget),内有瑞典学院、诺贝尔图书馆和诺贝尔博物馆。

  斯德哥尔摩王宫:

  但斯德哥尔摩王宫如今仍是瑞典国王的官方居所。它把严肃、华美和优美结合起来,没有任何减弱全体感的粗大装饰。在宫殿里传播着这样一个故事:“当国王想吃晚饭并在这渡过一地利”,就在觐见大厅的门上悬挂红桃A。俄罗斯的游览家19世纪就谈到过它的华美。他们把它看成斯德哥尔摩最好的修建,也是欧洲最好的修建之一。

  诺贝尔博物馆:诺贝尔博物馆的3500件藏品都是马库家族从世界各地搜集来的,其中包罗维克多·雨果写给诺贝尔的函件、俄罗斯油田地图以及炸药工厂的股权证书等颇饶兴趣的物品。

  瑞典议会:是国度的最高权利机构,代表民众监视政府和司法机关行使职责。瑞典古代议会发源于1435年瑞典贵族初次全领会议。在事先封建化的推进下,议会选举反丹麦统治的民族英雄古斯塔夫一世·瓦萨为瑞典的终身国王,随后王位世袭制开展了地方集权制度,王权逐步扩展。瓦萨国王召集瑞贵族、公职人员、工商业者和农民四个等级的代表举行会议,1527年,取代原先的贵族议会。

  

【瑞典】桥间之城的没落与繁荣——斯德哥尔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