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那么一种眼泪,叫分手

2019-10-11 20:08:11 围观 : 151次 来源 : 未知 作者 : 旅途人

  我们总是把自己最和蔼的一面留给陌生人,最暴躁的一面给亲人。

  四年前,也是这个时候,同样的场景,我迈入的期望已久的大学校园。当时的我一脸稚气,对大学生活满怀憧憬。还记得来大学的第一天,举家送我来到大学,来到大学的宿舍。

  来到宿舍楼下时“宿舍在7楼,来把东西给我,我来拿。”

  “别烦,我自己不会拿吗?早就叫你们不要送了,你们跟着烦不烦?”

  “儿子上大学,一个人没出过远门,我们一起跟来放心。”

  “我来帮你拿吧,那箱子挺重的。”说罢我伸过手去。“不用,不重,马上就到了。”父亲看着我迎来的手撇过身去。

  看着父亲提着箱子走在楼梯上,那一缕阳光使父亲的白发格外的刺眼。弓着的背,裤脚上的泥点,脸上却格外的阳光。

  来到宿舍时,已经不剩几个床位了,我一扫剩下的几个床位,心里已经默默的有了决定,还没等我说出口,父亲就已走向那个靠窗的,干净的二层小床。跟母亲熟练的拿出被褥跟衣服在床上整理着。看着舍友疑惑的看着我,我立即打断了他们:“你们别整理了,我都这么大了,这些东西我会整理。”父母虽然口中不断说着好的锻炼锻炼你自己让你自己整理,手中却不停的翻拉着被褥:“你看,这个应该这样叠,床铺要铺好,要不透风。衣服要叠齐,大学生了,衣服都不会叠就往柜子了塞不被别人笑话。”好啦知道了,我虽然嘴上答应着心里却觉得啰嗦,哼,这些谁不会?看着父亲一只手高高的抬起被角,另一只手扶着上铺的扶梯,小心翼翼的拖曳着。在临走之前却看出父母还有一丝犹豫,还帮我把宿舍都打扫了一遍,说不放心,要注意宿舍卫生,平常要按时吃饭,不要偷懒不吃。“好啦,知道了,你们快走吧,我都这么大了。”临近父母走了,愈发的不安,明明是不希望他们走,嘴上却不耐烦的催促着,希望时间再过慢点。离别时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却已经到来,在父母的嘱托声中目送他们离开,在父母背着箱子离开的瞬间,心像被掐住一样难过,眼眶不知觉的一热,装作不在乎的样子摆摆手,强忍着眼泪看他们离去。那一刻,心从未有过的沉重。

  四年的离家求学生涯,独自一人时总会默默地想念。愈来愈深。

  四年之后,本想在家乡工作,陪在家人身边,却机遇使然,考上一个远离家乡北方小城的研究生,几乎跨越了半个中国。

  踏上北去的火车,眼前的情景总是惊人的相似。父母背着大包箱子,送我来到这座北方小城。本来执意自己来的,不是不想和父母多相处,只是怕离别的伤。来到宿舍以后,一样的铺床单,一样的整理衣服,一样的四年前!

  又到了离别的车站,隔着候车楼的玻璃,任何语言已经不重要了,看着父母走上电扶梯,就这样互相目视着,看着父母渐渐远去,一切都好似回到四年前,只是这次再也没能克制出夺眶而出的泪水,再也顾不了周围人惊异的目光,任凭它在脸上肆虐着!

  站在台阶上,听着响起的鸣笛声。广场上,依旧人来人往!

  

总有那么一种眼泪,叫分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