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山庄游记

2019-10-11 20:08:04 围观 : 165次 来源 : 未知 作者 : 旅途人

  玫瑰花山庄坐落在成都市经开区城乡结合部,隐藏于城市边缘之中,正好符合田园城市的要求。严格说来这不算山,只算得上是座小坡,以北方人或者山里人的眼光来说,就是一个小土丘。山庄依坡而建,并不显山不露水,更没有什么奇形怪状,只是坡上坡下种满了玫瑰花而远近闻名。对于居住高楼大厦的城市居民而言,倒也是另一种生态环境、生活方式,闲余之时健身、换一种思维模式,享受大自然、回归自然的去处。

  不是因为冬季的到来就影响了游客止步,而是因为主人根本就没有打算过多的开发建设,来吸引游客,谋求人数量的虚增。只是为了求得安静,求幽雅,手植玫瑰花香,祝福他人。

  一句来概括主人的思想,那就是“你来我不迎接,你走我不留。爱来不来,爱去不去。我不影响你,你也别影响我”。这也许是一种生活态度,一种对人生感悟。城市太大,过客太多,谁忘了谁都很正常,谁又想起了谁也并不奇怪。遗忘和想起只能说明时光匆匆、人流匆匆……

  晚餐后,慢条斯理走过宽畅的公路,路上很少有车辆排队行驶,断断续续的。车流量少是因为这儿是工业园区下班后的原因。进入玫瑰山庄第一眼就看到用榆树修剪成灯笼状的门神,左右两边各一个。破旧不堪的牌坊式大门倒也算宽阔雄伟,横跨过小公路,但总结人一种落寞的感觉、败缺之美。让人不知道应该是悲、还是应该是喜。

  倒是小公路两边没有经过人工修整的土地,真实古朴,不骄不躁,植被繁多,像是自然生态、像是偶尔人为随心所欲种植而成,怎么说都不过分。这里没有城市中那种明显的人工合成的影子,更没有那种篇篇一律的单调色彩,也没有那种高高在上、你只能仰视的感觉。自然之美油然而生!

  走进玫瑰山庄,就是走进了田园,“释怀、放松、自由、随便”等等这些词汇油然而生。调节情超,恢复本性,轻手轻脚慢慢而行:去呼吸自然之风,去享受花卉飘香,去亲近自然享受自然……

  走过破旧不堪的牌坊式大门,就看见一条干净整洁的水泥小公路,看不见行人,也看不到路的尽头,不知道转弯抹角之后又有什么在那里等待。倒是路两边绿树成荫,泥土自然裸露,散发出久违了的自然芳香,参杂着众多不知名的鲜花味道,在这种纯天然的氧吧里,感觉呼吸并不是那样顺畅,反而有种快息闭的感觉。对于长期生存在城市里的人来说,这也需要慢慢适应。

  成都的天空一到冬季,总是雾蒙蒙的,如果不是太阳岀来了,很难看到蓝天白云,再加上空气中间湿度含量较高,总是给予一种压抑的感觉。好在成都一年四季常青,花草树木茂盛,多少减轻了不少锁眉,偶尔还眉飞色舞,乐在蓉城,看惯芙蓉花开,信步闲游……

  公路左边是一片枇杷树,大概有近百株吧,正是枇杷花开的时候,仔细观察也能看见刚长成型的枇杷。

  枇杷树形整齐美观,叶大荫浓,四季常春,春萌新叶白毛茸茸,秋孕冬花,春实夏熟,在绿叶丛中,累累金丸,古人称其为佳实。我国四川、湖北有野生,现全国各地都有栽培;叶和果实入药,有清热、润肺、止咳化痰等功效;又蒸制其叶取露,取名“枇杷叶露”,有清热、解暑热、和胃等作用;又为极好的蜜源植物,在蜂蜜中,“枇杷蜜”质优。叶含皂廿、苦杏仁廿、乌索酸、齐墩果酸、鞣质、维生素Bl、维生素C等。

  枇杷树结果时间外部因素很重要,花期10一12月,果期第二年5—6月。枇杷树没有雌雄之分。如果种子种的,会要很久,至少要5年以上才能挂果。枇杷树一般自播种、移植、嫁接、定植需三年时间,再经四年结果,10--40年是旺果期

  公路右边有一地溪流,静静地躺在那里,溪水清彻见底,不见流动,就像熟睡的孩子。四周长满了乔木和不知名的芳草,葱翠欲滴,吹弹得破,让人爱、让人怜。不由得停下慢吞吞的脚步,慢慢地轻轻地、害怕一不小心翼翼就扰乱了它的幽静。收住贪婪的目光,把眼光放缓放柔,溶入一体。

  小溪旁边搭建了一座简易房屋,海蓝色的石棉瓦,早已经没有当年那种鲜艳的色彩斑斓了,石棉瓦上零乱地放置一些砖块,也许是为了增加色彩、也许是为了加固。四周用塑料布包裹而成,留下一个没有门的门。

  小溪静静、乔木成荫、芳草青青,美不胜收。但与简易的房屋相邻,和谐与不和谐并存,相互依存,交相辉映。像是一边是天堂,一边是地狱。是不是修建设计者采用了“鲜花也需绿叶衬”的理念?

  前进之后,回头望去,路上静悄悄地,连脚印都没有留下,更别说影子了。只有那条略为弯曲的路在那儿,一点儿也没有改变。路在那儿,随便你走,风景在那儿,随便你去看,游者除了留下像片纪念,记忆的种子永远却是恍若隔世,忽有所感。一次观光,一次新的感觉,次次不同,差异万千。

  这儿以前没有路可走,也不是因为走的人多了就有路了,而是挖掘岀来的。左手边那高高的红砖墙,担护着护路队的责任,风吹不扬土,雨淋不塌泥、不滑坡。右手边却是平坦顺畅,像小小的平原地带,树木成林,鸟语花香。

  顺道而上,终于进入到玫瑰山庄的核心部位。玫瑰湖不算很大,也就十来亩吧,与其它的湖相比之下也大同小异,唯一与众不同的是就清静,除了我们这一群游民,就是湖对面垂钓的三位男士。渔杆垂涎于湖边,而垂钓者却远远坐在简易的防阳防雨棚里,品着茶,打着牌,吹着牛,兴致勃勃。仿佛乐不在于垂钓,而在于坡水之间、自然景观之中;乐不在于丰收的果实,而在于随心所欲、海阔天空的漫谈;乐不在于城市之中的繁华,而在于清风雅静、回归自然界的怀抱之中;乐不在于职场的血液循环,而在于有几位知己,相逢聚聚,随意走走……

  游民们依湖而站,虽然是12月的冬季,却并不感觉到寒气逼人,倒有一种春心荡漾的冲动。四个人轻言细语指指点点,眼花缭乱,心里可能都有一个问题:玫瑰山庄,怎么没有玫瑰?

  游民与垂钓者隔湖相望,谁也没有绕湖而行,更谈不上去聚聚、或看看的意思。也许是谁也没有想到去打扰谁,也许都不想去破坏各自为政的那份平静祥和的场面,也许是敬而远之的礼让吧……

  一阵狗鸣,从太多的也许中醒悟过来,回头看去,一条小狗在山庄大门口高唱赞歌,来回舞动,却被铁链锁住,只能在小范围内唱歌跳舞。

  有一种奇怪的是:我们四人在山庄中游荡,除了三名垂钓者在那里乐呵,再也没有见到任何人,更不用说见到主人了。难道这里就是传说中的:路不拾遗、户不闭门的圣地?

  进入私人天地,一切都靠自律、靠人品。

  

玫瑰山庄游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