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诚朝阳你

2019-10-11 20:06:41 围观 : 169次 来源 : 未知 作者 : 旅途人

  立夏。

  睁开惺忪的眼睛,六点钟的早晨房间里的光线已盛满白光。

  晨间盯着窗台上的绿植物静静地发会呆,这是常常做的事。

  有时候什么也不想,有时候会回忆前一晚支离破碎的梦境,想要贯连起来。更多的时候是失忆性地什么也不记得,过几天会突然一闪而过于脑中。或者再也不记得也不曾细想。

  这一年里常常想起三年前一个人看的电影:《幸福的终点站》里的情节与汤姆·汉克。

  亦许是对生活的懈怠。对某些人的失望。对发生的某些事情厌倦。常常无缘由地席卷而来。

  需要借助外界的感染,对生活、人以及事件来重塑定向。得到正量向上的启发。

  有人说看书与旅行可以看到不一样的人生。其实并不认同,归根结蒂都因走心。尊崇心而行。

  那些一直停不下来的,总是远行的人。是不是前辈子就是传说中那只没有脚的鸟?

  大概无人知道。

  是否有很多人都有相同的方式,在外人那里总是娴静得说话的总数屈指可数。但在某些特定的人那里想笑就笑,生气就生气,不勉强为难自己,说话可以喋喋不休地诉说或者就静静地呆着。后者是一种身心舒松的状态,是把某些特定的人归为自己致亲密的人。

  但遗憾的是,好像这些归为亲密的人并不懂其中缘由。自己亦未曾尝试去解释。所以后来才会失望一遍遍重演。

  一个内敛有规划有长远于未来的人,是一直欣赏的,一个拥抱也会安心。

  但生活并不给予,自己并不气馁。般若汤姆?汉克做好每一个当下,留下的让时间去证明。

  踌躇不安的岁月,会淡然。一如湍急河水中的石子终会被岁月磨去那些棱棱角角。

  3月27日窗外的暮色四合,华灯初上。

  房间里安静得听到自己安稳的心跳。书桌上青瓷盘的薄荷发出淡淡的清香。

  我终于在昏黄的灯下开始翻阅《挪威森林》,好像进行一种信教仪式,而我是那个虔诚的教徒。

  季节更迭,岁月荏苒。

  鼓浪屿,我想起了本应我们一起来的。但现在我一个人来了。

  那年允诺的岛屿,成了你遗弃于蓝色海洋中的那个不再应答的仅仅一个地名的地方。于我成了人生里重要的一部份。

  一个人在这里慢慢走过路过的风景,风吹乱了头发。你却不是并肩一起的那人。

  海上天幕黑沉沉。高空悬挂一轮浅白细小弯月。稀疏几颗小星星。远方夜航的渔船灯火般若天空中的星星一样闪烁。

  惬爽的海风,脚下是微凉的海水。抓小螃蟹的一家三口。

  路上友善微笑的旅人。

  LJ,现在的你还好吗?

  其实,我很好。

  现在我在这里,

  后天离开。

  这一张在旅店里完成的明信片。海边捡到美轮美奂的贝壳,我打算挑选三个一并寄予你。

  这一年去了几个地方,并没有减少我对你的思念。反之有种海绵一点一点吸着的水,不减反增。依旧想念你,对你的思念用文字取暖。也一路逞强于行走于每个陌生的地方,去见陌生的人。

  

热诚朝阳你

上一篇:旅游杜甫草堂 下一篇:贺兰山下古冢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