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湖夕照

2019-10-12 14:28:57 围观 : 88次 来源 : 未知 作者 : 旅途人

  正谊桥边,撞见明湖夕照,呆了一下,扑到桥沿欣赏起来。

  金黄色的太阳悬挂于西天,越来越温柔地望着大明湖。从彼岸一直到桥前,铺出一条金黄色的路,几百米长,波光粼粼。像跳动着无数小鱼,这些娴于魔术的小鱼啊,逗引着闪闪烁烁的火苗。每条小鱼是一个音符,不停地变换着舞步,不停地逗引着火苗,律动出一首荡气回肠的歌。

  桥左前方有一棵老垂柳,若阳光刺目,可以用它垂下的枝叶挡一挡。但凝视良久,眼睛都不会感到不舒服,夕阳只是发出柔柔的光,于是我谢绝了垂柳老先生的好意。左前方更远处是一片荷,青青的莲叶在夕辉里昂首或低头。在荷与老垂柳之间是一个小岛,它离那条金黄色的路要近得多,不知道它本来就在那里,还是夕阳西下时往里挪了几尺。一定是挪的,因为那歌是这样动听,任谁都会情不自禁地往前凑凑。老垂柳与荷或许太老实,十二分地想,还是止住步。不,老垂柳应该不是,它已经很老,经历太多,浮世繁华只看在眼里、听在耳里,不放在心上。

  桥的右前方是两个岛,一个离桥太远,朦胧中只见一片绿,稍近的那个上面来来往往走着些游客。他们在明湖夕照里走着,垂柳掩映下,颇有诗意。那个岛我从未上去过,不知道漏出一溜屋檐的那排房子是干什么的。看看夕阳,看看金黄色的路,再望向岛上的房子与人时,一切显得更神秘、美好。

  尽管被岛挡住了些视线,眼前依然是很广阔的一片水。水上飞着一只只鸟,遥遥的如墨点,濡染出一幅幅山水画,每幅画皆有不同夕阳做背景。哦,近一些,再近一些,终于能看清翅膀惬意的振动,和翅膀一起振动的是夕晖。不时,有一条大鱼从湖中跃起,向夕阳俏皮地敬一个礼,又落回湖里。最初在远处只一条船,慢悠悠地移动,后来船多起来,不断有船拦腰斩断那金黄色的路。船过去后,断处又会接在一起,天衣无缝。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一首歌,尤其是这样荡气回肠的歌。

  水上热闹水上的,彼岸的柳只管静默地立着,或许它们说了话,因为太远,我没听见。从我这里只见沉默,比它们更沉默的是其背后的城市。一幢幢高楼耸立着,在高楼的后面就是夕阳中的市景。高高的楼挡住了市景,但还没有挡住夕阳。

  未被高楼挡住的夕阳,在湖上布置出一片迷人的美景,又给出时间与空间让人从容地欣赏。“真好看啊。”“太美了。”“这夕阳好。”不时有人赞美眼前佳景,很多手举着相机、手机、平板来拍。有一位老先生后悔没带相机,而手机像素又太低,拢不住这夕照的美,于是不停地嘟嘟囔囔。在各种摄像头之间是我的双眼,像素最高,拍得最真切。有时,我疑心某个游客,想借用我的位置拍照,我是绝不让出去的。即使有那么一个游客,为美所迫,急了眼,拎起我扔到湖里,我也会以最快的速度爬上来,抢回我的位置。

  起先很长一段时间,太阳坠落得很慢,到远处的楼顶遮住太阳下面一块弧时,下滑的速度明显加快。每一秒都在落,这时我眼睛不敢眨一下,怕在那一瞬间太阳踪迹全无。不知为啥,太阳的脸慢慢变红,不大会,红深了一些,又深一些。这个过程,也就是太阳加速降落的过程,落快了一些,又快一些,直到被高楼挡住,只在楼檐的空档处漏出两团光,像楼檐下亮起两盏橙色的灯。几秒钟后,灯就熄了,楼顶被薄薄的暮色笼罩,大明湖上的歌声也随之消歇。2013年8月末

  

明湖夕照

上一篇:青海的天空特别蓝 下一篇:戏曲之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