峻岭叠奇嶂,高峡蓄平湖

2019-10-12 14:28:13 围观 : 94次 来源 : 未知 作者 : 旅途人

  山海关燕塞湖是一个湖光山色俱佳,风光绮丽、峻秀的好地方,素有“北方小三峡”和“北国小桂林”的盛誉。我虽然没有游过三峡,却观赏过三峡风光片,从阳朔坐游轮一路经漓江,欣赏过仙境一般美妙的桂林山水,对三峡和桂林的风光并不陌生。这次去山海关燕塞湖,就是听说那里的峻丽和雄奇颇有几分三峡和桂林的味道,才决定去赏山观湖的。

  未见峡湖,已见山光。人距燕塞湖景区还有一段距离,那里的青山碧岭就已经“先声夺人”,让我感受到了它的峻美:燕塞湖地处高山峡谷之中,景区入口就设在峡谷的开阔处。远远望去,看不到景区大门,却看见车行右侧连绵起伏的山岭巍峨、高耸。岭顶的佛殿、横跨石河河道的石拱大桥、河道前方左侧高耸的、上面刻有“燕塞湖”字样的巨石雕塑都尽收眼底。

  进入燕塞湖景区,沿游路上行一段距离,前方路左在苍松、翠柏和碧绿的阔叶林木之间,有一处嶙峋高耸、上有流瀑飞泻的巨石雕塑群。巨石间有洞穴穿空入内,直通林间。洞穴边有一块立石,上刻“鸟语林”三字。“鸟语林”内林木茂盛,有鹦鹉、鸽子、孔雀、白天鹅、黑天鹅、鸳鸯、绿头鸭、疣鼻鸭、鸵鸟等众多鸟类。里面还专门设有观赏鸟类表演的场所,由人工驯养师指挥、引导鹦鹉、鸽子等鸟类定时为游人表演精彩纷呈的节目。

  过鸟语林转弯上行,前方游路右侧不远处林地间有一处高低错落有致、依地势修建而成、风格迥异的微型建筑群落,这里即是燕塞湖景区的“松鼠园”。“松鼠园”内有来自大兴安岭、长白山及热带雨林的石松鼠、花松鼠、飞松鼠、红松鼠、灰松鼠、黑松鼠,还有来自日本和其他国家的松鼠种类。上千只活泼、顽皮、可爱的小松鼠与游人一起在林间相伴嬉戏,为景区增添了自然的野趣。

  自“松鼠园”一侧游路上行左转,我来到左侧山间紧临燕塞湖崖边的广场上。广场里侧靠近山间林地,有一大理石贴面的雕塑,上面刻有“石河水源地”字样,并画有石河水源地示意图。山海关燕塞湖实际就是修建在高山峡谷间的石河水库,它不同于地震或火山喷发导致山体崩塌、阻塞河道形成的“堰塞湖”,而是为了防洪和城市供水需要人工阻断河流,在燕山山脉两侧峡谷间建成的高峡平湖,所以称其为“燕塞湖”而不是“堰塞湖”。

  临崖北望,燕塞湖宛如明镜一般清澈的湖面,湖间巨大礁盘一般突兀耸立、沟壑分明、中有石穴洞穿、上有绿色树丛和四角凉亭、被称作“洞山剑峰”的小岛,以及湖对岸葱茏、险峻、崔嵬的山岭,像一幅雄奇的画卷一样次第地展现在游人面前。远观湖对岸连绵起伏的山岭,状若穹庐,形似欧式教堂拱顶,又如草原上一座座美丽的蒙古包。可在我的眼里,它们更像是星罗棋布一般埋葬着古往今来众多征战将士尸骨的一座座荒冢。

  山海关位于石河峡谷出口处的平坦地域,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隋、唐、辽金,一直到明末,始终都是汉民族与北方少数民族征战、厮杀的场所。明末清初,李自成曾亲自率兵在这里与吴三桂决战,因突遭多尔衮率兵偷袭导致兵败,横尸遍野;北洋军阀统治时期,直系军阀吴佩孚与奉系军阀张作霖之间爆发的两次直奉大战,石河峡谷开阔处也是当时的重要战场;抗战之初,日本侵略者进攻华北,著名爱国将领何柱国亦曾在这里奋起抗击日军。石河峡谷平原地带是古代和近、现代著名的战场,它既向世人昭示和平生活来之不易,也向人们警示战争的血腥、野蛮和残酷。

  燕塞湖东,是横亘在石河河道间的拦河大坝。大坝自下游观看,就像是横空飞临的巨形石壁。坝体高大、雄伟,气势恢弘,与峡谷两端山体的崖壁紧紧相接,恰如一道巨型屏障一般阻断河流,将河水拦于坝内,营造出燕塞湖“高峡平湖”的壮美景观。眼前的景象不由得使我联想起领袖毛泽东《水调歌头游泳》词中的诗句——“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毛泽东主席的这几句诗,用来形容这里的峡湖风光,可谓最形象、贴切不过。

  在燕塞湖崖边广场赏湖山景色已是壮美,可由于位置固定,所见风光毕竟有限。见湖上有供游人游湖的轮船,且门票中已经包含乘坐游轮的项目,我开始排队等待坐游轮游湖。游轮入口处设在崖上广场西侧,游人通过曲屈回绕的通道至崖边后沿台阶下行,才能在湖边轮渡口上游轮。等待坐游轮的游客很多,游轮却只有四艘,其中还有三艘小游艇,载客量太少。我在崖上足足等待了有近两个小时,才好不容易在渡口上了游轮。

  游客坐满后,游轮开始向北,甩过一个慢弯后向西航行。为了方便游客欣赏沿途湖山景色,游轮向前行驶的速度很慢。湖水很清,也很静,像镜面一样平。如若不是游轮向前航行,船头如巨剪一般剪开湖面,将湖水推向船舷两侧远处所产生的一漾一漾的波浪,湖面上最多也只能看到状若鱼鳞一般细小的、肉眼只有在近处才能看到的微波。这些鱼鳞似的微波若在崖上远观,是根本无法看到的。

  游轮在湖上航行,湖岸右侧峰岭竞秀,千姿百态,各显奇峻。向西航行了一会儿,游轮开始向南转弯。就在这时,透过船舷右侧船窗,岸边稍远处紧紧相拥在一起的、一高一矮两座山峰进入游人的视野。稍高些的山峰酷似慈爱的母亲,而稍矮的山峰则像是儿子或女儿,正甜蜜、幸福地依偎在母亲的怀抱之中。这两座山峰就是燕塞湖景区著名的“母子峰”,也称作“母女峰”。

  游船继续向南,两侧湖面开始慢慢收窄,一如湖面的瓶颈。此时再看右侧湖岸,近处半出水面,有一个中间隆起的半圆形的沙滩。沙滩若龟背、似草帽、又如漂浮在水面上的巨大的水母。远处是连绵起伏的山岭,其中最高的那个陡岭上,在半山腰间有一块隐约可见的巨大的白石。白石形似一个刚刚出浴、半卧在山坡上晒太阳的女子,人们形象地把这块白色象形石称作“神女浴日”。

  游轮驶过瓶颈处,来到开阔的水面上。这时看船舷左侧,湖面被青山、峭崖、石壁半环,形成一个巨大的天然半圆形水域。这里湖面波澜不惊,水平如镜,宛如半圆形的月亮,这是燕塞湖景区的又一处景致,人称作“山中月镜”。自船舷左侧向北回望,在湖面瓶颈处的峭崖上,有一个漆彩、画檐、红柱的六角凉亭,那就是“清风亭”。据说不管天气如何炎热,置身于清风亭内,都会感受到的拂面的徐徐凉风。清风亭侧还有一亭台结合的中式仿古城堡建筑,那里即是燕塞湖南端的索道站。

  此时船舷右侧湖岸边渐现出与之前所见峰岭截然不同的景观——一组青灰色的高低起伏的连体陡壁峭崖渐入人眼。陡崖间有一高一低、形似宝塔状的两座相临的山峰,被命名作“大小灵塔”。而我看这两座山峰则像是两位长髯、长须的老人,须发和身体轮廓都清晰可见;又像是一大一小两只正在直立行走的山猿,前倾的头颅、弓起的背部,无处不神似。如果置身湖面远处再看这片陡壁峭崖,靠近南端一组山崖更像是一只展翅欲飞的苍鹰,或立于水边的巨大的蝙蝠。

  

峻岭叠奇嶂,高峡蓄平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