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站,锦州

2019-10-12 14:28:05 围观 : 181次 来源 : 未知 作者 : 旅途人

  当你用羡慕的眼光去艳羡别人的时候,你得悄悄的问一下自己,为什么羡慕别人,自己为什么做不到?是真的做不到还是不想?

  如果是想,那么就会不管结果如何,你都会不顾一切的去做你想做的事,只有不想了,才会有那么多的理由。

  想走只需要一张机票,一个行李箱就行。

  风景在前方,路在脚下,梦在心里;向着前方的风景小心踏着步伐,好好揣着心里的梦。信步向前,我已经在路上了,还怕没有风景么?怀揣的梦有多美,你的世界就会有多美!……

  2016年1月12日早晨8点20分,花都机场上的飞机轰隆隆的响着它独有的调子,排着队像一只只被训练有素的大雁,张着优美的翅膀,列着队形往起跑道划行。

  飞,是一阵失重的浮感,把你拖离地面……

  城市的街道变成一幅伸展在地面上的地图模型,白雾时而模糊了你眼前的视线,时而如奔腾而柔软的急流飞快的划过机翼,看向窗外是一阵的急促穿梭感飞上云端。穿过低空的云迈向太阳。

  一道强烈的光线从窗口上照射进来,一朵朵洁白无瑕的棉花糖,摆着各种诱人的姿态引诱着你好想去咬上一口,或者在柔软的巨型棉花糖上打个滚。

  那该有多过瘾啊!

  随着高度的上升,朵朵的巨型云朵开始变小,慢慢的变成了一遍的流沙旷野漫向天际。天际,是白与蓝的相融。太阳在右手边高高挂起发着亮锃锃的黄晕,没有阻挡的光线刺眼的耀着亮光,让你不自量力与其对视的双眼瞬间摸黑。

  北方是干燥枯黄的大地,等待春雨的洗礼才能苏醒抽出新芽,添上嫩绿的色彩。而漫长的冬季,没有积雪的情况下,枯黄着不愿意加上任何的颜料,北风肆意的吸干冻结所有的水份,好象有意在告诫着你别想奢望浪费一滴的水源,它收刮着大地所有的水份原子,冷藏起来,惩罚人类的无知挥霍。漫天的黄尘飞舞示威,挥之不去赶之不走,附着在每一个角落,让你知道它的存在是不可忽视小觑的,无时无刻不在嘲笑着人类的无知和愚味。

  我们降落在首都机场,但在北京我们没有行程,因为我们要赶往更北的地方去——东三省。

  第一站锦州。

  在这座城市没有特别的景致,楼层不高的老式建筑,找不到几幢新房子,偶尔也能看到现代流行的小区房,街道都不宽,过马路几乎不用看红绿灯。基本行人都是横着走,车看人,人看车,就是不看路标。

  这里人的晚饭是吃烧烤的,而且还在酒店里吃烧烤。让你新奇的好好感受人们对烧烤的热情。

  因为这里有招待,基本上是闭着眼睛跟人走的,出门有专车,吃好,喝好,玩好,住好!这里的贵族们还有一个嗜好,就是打猎。自古不为温饱而狩猎那都是贵族们喜欢的娱乐消遣。现代也已经延伸到了平民化,人人喜欢。看着活蹦乱跳的山鸡,野兔被血淋淋的拎到我面前时,的确有一种难以言表的矛盾。既好奇的想窥视那些我所仰望的贵族们的生活娱乐,但又觉得人类的残忍,对于眼前的这些所有,我心里是没有定论的,无法表达是好还是不好。

  自古帝王贵族,都会以猎物为自豪,因为人类也是食肉动物,生态都是靠杀生得以循环,万物生长都是以杀生为之维护平衡,只是现代科技的发展人口的增长,人类利用发达的大脑,让本身弱者的肉体站在了生态链的顶端,成为了物种的独裁者。

  北方的朋友都很热情,大地虽然沉睡不醒,但他们的好客之心是万亿年燃烧着的太阳,总是一团熊熊烈火般燃烧直至殆尽,代代延续着种子之火永不息灭。相对来说我们很多南方人的冷漠自私显得有些可笑。(只是打个比方不足以成为理论)。

  招待我们一行人的主人,出身绘画。反映内战时辽沈战役的辽沈战役馆有一幅全景画,是值得一看的。我之前没有看过全景画,声貌并全的画卷犹如一个小小的宇宙环绕着你,我几乎连眨眼都觉得那是件奢侈的行为。主人说这幅画是三位老师主笔,一帮学生耗时九个多月才画成,在这幅画里他是负责专门画硝烟的,当时用来起稿的稿纸都铺满了整个教室。这幅全景画是一整幅画布由升降机移位,基本上是一气呵成的,我虽然对画没有研究,但这幅画没有长年功底的积累又怎么能画得这样真实。虽然他本人已经不再从事绘画,但当他讲起这幅画时,依然像个得到表扬的孩子一样自豪。

  我们到锦州的第一晚,主人家把我们一行人送回酒店。趣味相投的仨人忽然突发奇想,要出去大街上冻一冻。因为来到这边,不是在室内的暖气房里呆着,就是在车上的暧气座上坐着,几乎都不知道,冷,到底是什么?

  夜晚外面的街道是沉静的,就像座没有人烟的死城。寒,是刺骨的冰冻。呼出来的气马上就会结成霜雾。让我们期待已久的冷,果然没有让我们失望。寒让我们体内的热情猛地一下从脚底下直逼上心头,兴奋得已经忘乎所以。

  有一种喜欢,是不分男女的!

  放下隔阂,摘下伪装的面具,不必再乎别人的想法。我们挽着手,搂着肩,在退去白天繁华和喧闹的寂静,杳无人烟的街上狂奔,呼喊,蹦跳,挥动没有节奏的手脚,回到孩子时的天真梦幻世界里。尽情的撒着欢让路边巡逻的巡警误以为,那仨是哪个精神病院忘了关好门窗,不小心遛出来的疯子。

  多有意思啊!

  想去疯的时候就去疯一次,你才会发现原来你是可以那么、那么、那么的可爱!多开心呀!

  没有伪装的情感是真挚的,我会把它好好珍藏,安放好。让它成为我珍贵美好的回忆,谁拿多少钱来也不卖!

  ……

  

第一站,锦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