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秦皇岛

2019-10-12 14:26:28 围观 : 141次 来源 : 未知 作者 : 旅途人

  坐在秦皇岛开往石家庄的列车上,才感觉到刚刚离开的这个岛城五味杂陈。秦皇岛这个著名的城市到底给我留下了什么?它不如2002年头一次带着父母全家来时那么美好。那是夏天,避暑的好时节,专门带了父母孩子老婆来看海,每天沉浸在朋友热心地接待安排中,心无旁骛地玩,头一次看海下海。海浪滔天,海水清洁,水天一色,极少污染,觉得确实是天下最好的地方。它不像前年来的时候那么轻松。那是陪着单位的同志办事,以他为主,虽然事情进展不大,但是自己没有任何压力;而且,还有老朋友的陪伴,看到了北戴河之外的好多地方。不对,除了那次之外,我还来过一次,那是在北京办什么事情,过来找朋友玩儿的。那更是一次游玩之旅。好朋友带着我到古老长城上去,还到山峦起伏的地方爬山,还去看过水关长城,到乡下看当地老乡们的生活。那些时候,山海关还是5A,还没几个人知道这里会有坑蒙拐骗的事情。这次到秦皇岛与前年那次的差使一致,季节也在冬天,仍然有朋友招呼,不同的是独自一人背负着好多期望的目光,需要独立自主完成任务;还有就是知道它所在的山海关景区被曝光,声名大打折扣。对一个到过几次有些熟悉、有几个朋友所在的地方,多少也是有些感情的,听到它出了事,感觉总会与平常不太一样。接受任务的时候就知道事情不简单,但没想到那么不简单;也想到与地方政府官员打交道很麻烦,特别是经济欠发达地方的政府工作人员肯定不好交流,但没想到能麻烦到超出想象的地步、无法交流到如果再多说些什么就得逼着人在心里骂街。虽然,最后任务勉强完成,可这趟差使给我留下的没有多少愉快。我对与地方有关部门协调办事中间的感受是极其失望、极其愤慨、极其无奈。

  幸好有朋友们的热情与当事人的理解与配合,让我心里温暖。当事人是位1958年就进入卫星发射中心工作的老兵,他把一生的青春热血都奉献给了祖国国防科研事业,退休后想回到儿女所在的地方团聚,所有关系也转移到秦皇岛,就这么一个符合国家现行规定的愿望,也是在经受了重重刁难、万般苛剥之后才无奈实现。老领导非常体谅我的工作,不仅几次喊来家里孩子陪我吃饭,还对我经过工作无法实现他更好待遇的种种努力表示理解。从老领导身上,我仿佛看出老一辈航天工作者胡杨般的高风亮节、以及弱水般的宽阔胸怀。老友小项在我在秦期间关怀倍至,带着吃喝、游玩,空闲时候追忆聊天,令我再次感受到镶嵌在心田深处的友谊海枯石烂都不变的珍贵。

  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可以大体归结为以下几类问题。一是政策理解与执行上的偏见,二是完全不懂不会的问题严重,三是不讲政策不顾大局的小本位主义,四是个别干部不给好处不作为、贪欲仍然严重的现实。在秦皇岛主要与民政、人社局打交道,这都是些手拿权柄的地方,虽然现在党和国家一再强调以法治国,但正如我写的一篇文章里说的,执法的还是人,理解政策的也还是人,实际上,法治离不开人治这个现实。

  这正是让我感觉心酸的地方。国家、人民把权力赋予他们,他们又是怎么用权的呢?要么,他们当大好人:“不是我们不办啊,领导让我们办就办吧。这个政策似乎对不上,但上边领导要说了,就办吧。”或者他们会说:“政策里虽然讲到了,但没说你们的情况啊,你们得证明自己是这种情况。”好吧,等把证明文件拿到了,他又会说:“这件事情不好办啊,其他地方的人没这么办,我们也不好为你办啊。”总之,让你找半天文件证明什么的,得到的结论就是一个字:“不。”如果要拿出中央政策和文件跟他们理论,他们会拿出一个撒手锏:“我们这里就这样的,你要觉得不合适不合理,可以不交。”

  令人最心痛的是,他们根本就不会做工作。问这个,说不知道;问那个,说得问别人。理由是我们才到这个岗位几个月,不知道事情怎么做。“我们就是办事的,领导说怎么办我们怎么办,领导没说我们什么也办不了。”这算什么政府公务员?不会办、对事情没有对错判断,要你们一堆人干嘛呢!一叶知秋。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考进公务员系统的,真不知道河北唯一的对外开放城市是这样一些人在从政为政,这样的执政环境,怎么可能让别人放心投资?

  叫人不得不叫苦的事情是,明明他们耍小聪明把事情弄坏、留下了以后扯皮的后患,你还无法提出让他们接受的意见。比如他们硬把被移交人员的基本退休费分成两部分。把2014年10月新增的掰开放在另一边,名其曰大家都这样做的。但他不讲为什么这么做。我看出的微妙之处就是他们有意克扣这些老同志的利益。因为一个“基本退休费”与一个“基本退休费增加”,虽然本质是一样的,但严格意义上有区别。有利益纠纷的时候他会说,如果一样,为什么不写在一起?特别是以基本退休费计发许多待遇的时候,马上就会扯不清的问题。让人心痛的地方在于,我们的公务人员不是为着每一个服务对象的利益考虑,而是从自己的小心眼出发,片面理解政策,做出这种损人不利已的行为。

  这更多让人以为是一个帐房先生扒拉算盘珠琢磨出的方法,而不应当是由政府机关人员做出的事情。真不懂不会也就罢了,如果在这之上再加上总是琢磨如何盘剥老百姓的那点儿本来就可怜的待遇,这样能力素养的公务人员代表的政府机关,确实无法让老百姓拥护他们。

  不知道别人遇上一样明目张胆地索贿者会怎么办,我和同事遇到的时候,还是忍着最大的恶心,把一叠钱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他说得非常清晰:“吃饭没时间,但让我找上边办事,就得落下人情,这人情我怎么还得起?办卡?现在哪儿有啊,不行不行。可是,我真找了省里,他们每年都到秦皇岛来几次,我怎么招待得了啊。”再不能明白了,你给钱吧,给钱我就帮你们说说办事情,不然就别办了。

  我们就是来办事的,我们怎么能说不办了呢?只好迁就这种行为。我知道我们也在犯罪。可是,为了把事情办好,让老领导放心,哪怕自己掏钱,也掏吧。好在数额不太多,兜里的钱够。

  现在,虽然表面上还得陪着笑容,但我心里凉啊!党和政府三令五申,秦皇岛的这些机关干部们谁在听?一个人代表着一个机关的风气,一个机关代表着一个地方的风气。如果经历了秦皇岛办事的这些滋味,还有谁会相信政府呢!

  可是老百姓都是期待着政府的啊!

  遇到过两位年近八旬的老教师上访待遇问题。他们

  拿着文件,讲着自己的经历与理由,讲一路找来七八年遇到的各种境遇:领导说没文件,他们找到文件;找来文件了又说他们不是“相当”,找出相当的理由了又说我们这里办不了……跟我遇到的情况多么相似啊。一个地方的风气,已经根深蒂固地浸透进职场中的时候,那是老百姓最为无奈、也最容易暴怒的时候。有谁想过百姓,把他们的事情像自己的事情一样办、一样找依据、找理由,尽可能在国家政策的大政方针政策下办好啊!

  由秦皇岛想到河北。秦皇岛是个开放城市,却从来没有过开放城市的经济发展。为什么呢?河北比邻北京天津,经济却与这两个直辖市不能同日而语,为什么?有了这次办事经历,我想我的答案也就在其中了。

  从来没有把人民当作主人的政府,怎么可能把其他事情做好、怎么可能赢得别人放心大胆地投资兴业呢!

  再见,秦皇岛。说个实实在在的话,真不想再见到它。特别是那些政府机关里坐着的阿猫阿狗们。

  2015年11月18日

  

印象秦皇岛

上一篇:《雪》鲁彦 下一篇:沟汤温泉安康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