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翠微峰

2019-10-12 09:13:32 围观 : 155次 来源 : 未知 作者 : 旅途人

  宁都县的翠微峰是江南有名的风景区,这里的地貌属红壤丹霞类,岩如红云,佛光普照。山区气候凉爽,山清水秀,有“福地洞大”之称,是道教所在地之一,有张丽英得道飞天的传说。这里也是文化名山,清初文坛“易堂九子”,名闻天下,苏轼,朱熹曾到此游览讲学。这里

  至今保留许多崖磨石刻。

  我很久没有上山游览了,此次却是好友特意邀请。我觉得和名人上山观光意义有别,但也许是生活的负担过重所致,我游兴不浓。一路上只是默默地走,何况本地人游本地山,其意和出门散步一样。他说:“观文化和观山没有区别。”我不理解,他又说:“我是文化,你也是文化,我

  观你,你观我,与真的观山同样有意味。”我问:“那我们为什么出来观山呢?”他说:“文化只有在自然中才能观得更真切。”他是作家,对于他的真知灼见,我不敢反对.人们也常说我在学术上的建树好比高山。只是学术归学术,现实归现实,学术不能当饭吃。为了学术和文化,我们都

  已到了颠沛流离的地步,这样的文化又有何可观呢?

  这样谈论着,不久我们便来到山脚下。时值盛夏,山外在在农忙,山中却清新幽静。溪水油一般清明,跌在石上开出一片水花。我不禁想起清初文学家彭任的《孟夏》诗:“孟夏草木长,幽森深万丈。独木守高峰,离居绝群想。”看来此诗是我们此行的写照.这些年由于受到保护,翠微山区的树木种类繁多,松杉柏竹,桃李梅杏,郁郁葱葱,绵延成海.翠微峰连绵四十里,从南至北纵贯全县境内。沿公路向西边望去,只见一座座青紫色的山峰,陡峭险峻,高耸入云,有的如奔马行空,或龙腾虎跃,有的如仙女飞天,或仙翁下凡。屹立在群山中央的翠微峰,如芙蓉出水,又似一架通天大梯,把天上和地下接通。正如魏禧在《金精翠微图》诗所言:“准识翠薇真面目,居然写入画图中。”翠微景色确实美不胜收,如诗如画.南面是一片宽广的盆地,梅江就象一条银龙,盘缠在盆地的腰上。河流两岸有平展的绿色农田,还可见三三两两的人正在田里耕耘,深广的大地犹如一部历史,从这部历史里我读到了祖先在这片十地上艰难劳作和图腾的故事;博大的天空犹如一面镜子,从这面镜子里我看见后人建设家园的动人图画。历史是深沉悲壮的,我们既然从这部历史中繁延下来,我们就应当能读懂祖先的艰辛和眼泪;镜子是明净的,我们既然要从这片土地上走过去,我们就应当看到前面灿烂的明天。眼前的景象是那样凄凉壮阔,仿佛万物都在悼念逝去的英雄,大地都在默哀,“两岸蓼花红有泪,一江秋水淡无声。”魏禧的这句名诗写出了天地间的至情至爱.寄身于大地的苍茫,我分明感到秋的寒意。从那飘浮天际的云端,从那静静诉说的河水,从那千年不变的山脉,我仿佛看到眼前的历史在加厚,眼前的这面镜子在扩大,最后变成了我们民族的历史,变成了我们祖国的大天空。祖国的历史同样是深沉悲壮的,但是祖国的天空同样明洁美好。

  我们在山腰身上坐着趟着,看看清山绿水,听听鸟呜溪呤。山风从我们面上身上轻轻擦过,我们知道,那是来自大地母亲的抚慰,我惬意极了.童年的往事一幕幕在我眼前浮现.我的祖上虽然是书香门第,多有达臣显贵,但我出身贫苦,成长的岁月又值文化大革命。那时我一家七口人,全靠父亲一人在队里挣工分,每天只有粥和腌菜度日。我为了完成学业,只能步行二三十里去上学,从来风雨无阻。星期天又要穿上草鞋上山打柴,帮母亲下地种菜喂猪。读了两年高中后,正是国家恢复高考的时候,因有几门功课未学(英语、生物),因而未能考上大学。此后五年我在农村生活,我一边劳动一边自学,硬以惊人的毅力自学完了中学和大学的大部分课程,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江西农业大学。这是我人生的转折点,但此后并未脱摆贫穷恶魔的纠缠,直到分配到家乡参加工作。我是在苦水和奋斗中成长成熟的,现在我体魄健壮,正处于人生收获的黄金季节。回想走过的道路,正象歌唱家关牧村“难忘岁月”之歌唱的:“青春的岁月,就象一条河。”就象悬崖上的劲松,他的枝杆粗壮有力,他的顶盖铺天盖地,他的颜色青苍不衰。每一个接触他的人,都会被他的高尚人格所吸引,都会从内心深处表示对他的敬佩。也许正是这些传奇的经历,注定我要做高山项上的一只孤鹰。我在人生的道路上搏斗,从不知疲倦;我在经济和文学的田野上收割,永不知满足。在我劳作的荒原上,是那样的孤独,与世不容,但我不尤人不厌天。我只是走自已的路,不停地走,那怕走到了尽头,也不愿回头。就象那直冲云雾的高峰,虽险峻却不停步,直到它的顶上只能停下流云和飞鸟。

  翠微峰的东面是高峰深谷:高峰有太阳山,东旸峰,瑞竹峰等,低谷有东旸涧,青龙涧,蛇坑等。西北面还是高峰深谷,高峰如狮子峰,莲花峰,凌霄峰,望仙峰,披发峰,三嵃峰.低谷如筼筜谷,莲塘谷,狗尾坑.魏禧有诗云:“长迳缘崖二十里,小溪渡水廿余湾。”诗中写出了翠微山区曲折秀美的景色.最有名的大谷要数金精洞,金精洞相传为长沙王吴芮所凿,洞内可容百人,建有清真寺一座。洞门前摩刻民国曾逸尘的名联:“洞口问津客去,山中采茶人归。”大谷中有修篁数亩,左右夹峙千丈高崖,琮雨飞漱其间,如风过林带。金精洞自古就是稳士高人讲学避风之处。从这些低谷里,我读到了险恶,残忍,无援和绝望,读到了历史中最阴暗的部分。它时稳时现,就象山间晦气,但它的消亡是历史的必然。从这些高峰上,我更看到了奋斗,希望,伟岸和雄奇,看到了人类灿烂无比的美好明天,人类对终极善的不懈追求。它就象孩童,以无比巨大的吸引力向我们每个人招手。从它的身上,我更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人虽然充满不幸和苦难,但奋斗会改变这一切。人虽然要经历咿讶学步的阶段,但长成参天大树又是必然。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顽匪黄镇中凭借翠微天险,作垂死抵抗.我人民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攻克敌人的层层堡垒,一举消灭了敌人。在这次战斗中,我军牺牲了一百多名战士。今天他们的名字刻在山顶高高的英烈碑上,而他们的英雄事迹却永远活在人民心中。生与死的较量无时无地不存在,但胜利总是属于新生,无论道路多么艰难曲折,邪恶总要被消灭。正如清初文学家李腾蛟在《金精坐月》诗中所道

  破的:“金精待岁老,石破自天开。不知天开时,月照几人来。”无论金精洞多么险峻,但终有一天会石破天开的.但愿美好的月亮永远照着为真理斗争的人们,天堂之门永远为追求真善美的人们打开。

  翠微峰是国家自然森林保护公园,满山遍野的植被郁郁葱葱,山间一丛丛新篁迎风招展。从天际吹来的长风,掠过山脊奔向远空,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力从脚底升起。那是一种万钧之力,一种永远向前不可战胜的天地之力。自然是我最敬佩的人,它是一个能够制造大风的人,他刮起的旋风,吹遍了神州大地。他为我们乃至全人类带来的自由思想,象春雷化雨,启迪了多少人的心扉,扫除了多少人心头的阴云。在农村生活,没有学术风气,我就是在这样的条什下,开始艰难的人生攀登。十几年来,建起了一个个理论高峰。每当一个济世良方在我手上酿成,我就会象孩童一样惊喜,忘掉了自已是在多么危险的环境中摸索。一九九二年是我来到乡里工作的第二个年头,以我骄人的速度,爬上了乡镇领导的宝座,这年我只有27岁。但在经济文化落后的山区,知识意味着罪责,我很快被地方上的流氓势力排挤在工作之外,长期停职在家。为了研究经济,我经常招人白眼,被克扣工资奖金。如今我忍受到了极限,我准备从政府退出,去闯出一条自已的新生路。这是何等大胆的选择!对一位年到中年的学者来说,这又是何等艰难的选择!可就在这十年间,在学术上我树起的座座理论丰砷,无论谁只要游览过,都有会有“五岳归来不看山”的感觉,高山仰止,谁都会在这些理论峰颠面前止步兴叹。

  

游翠微峰

上一篇:《巷》柯灵 下一篇:西湖小记

相关文章